江雪姬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一血有个免费十一连,真的真的很难得……首页有没有盆友想入坑……

顺说这个期间限定新角色是经津主神换装,声优是鸟海浩辅,特别会撩……(世界上最苍白无力的安利)

我跟你们suo,我退圈的时候绝对不说“圈子戾气太重了,我不喜欢”这样的话,我会直接哭“没办法我热度太低没人吹捧我勾搭不到太太混不下去为了保留最后的脸面只好主动说退圈(希望有人挽留我(´°̥̥̥̥̥̥̥̥ω°̥̥̥̥̥̥̥̥`))哭哭”。

来来来,笔给你,你来写🙃

人外写得不少了,可是我一直都不满意。

这些雄性都太像人了,除去外表,根本就只是男人啊,我想写的是和人类不同的生物,不仅仅是外表不一样,他们的思考方式、观念也应该和人类有很大的不同才对,比如说他原本不会使用人类的语言,但却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话,为了捕食人类,藏身在陷阱里大喊“救命”,等到富有同情心的人类过来营救,就立刻抓住对方。

他会说“救命”,但他不知道“救命”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发出这样的声音就会有人类靠近过来。他学会这些也不是为了和人类沟通,也不认为有和人类沟通的必要。

我想写这种“不是人”的类型,而不是温情脉脉和人类谈情说爱的“人外”。

半羊人篇女主角起什么名字好,半人马的芙蕾已经是我起西名的极限了……(品味奇差的亲妈)

魔性少女这种类型我写得太顺手了……

不知道买回来了能不能静下心来看

思春期.5

混更


即使穿在里面不可能露出来让人看到,还是无损由季对穿上新衣服的期待和兴奋。前一天,已经按照导购员小姐的建议用沐浴乳把这套新的内衣裤洗过一次了,因为担心会变形,晾晒的时候是平摊在网纱的晒衣篮里,这样也不担心挂在阳台上会被谁看见了。毕竟在此之前还一直穿着朴素的短背心……这样一想,难免会有点害羞。

洗澡之后,身上残留着喜欢的沐浴乳的香味,那套衣服上也有着同样的香味。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装饰品,在面积极小的布料上饰以蕾丝和蝴蝶结,加以精致的细褶,镜子里自己,似乎变得和平时不一样了。为了衬上这套衣服,她还特地选了不久前买的那件新的秋装,——一件鹅黄色的长袖高腰小洋裙,裙摆宽大且蓬松,裙脚上缀着一圈整齐的褶边,看起来既文雅又可爱。

现在,由季由内到外都是新的啦。她的心底冒出了这样的欢叫。

头发还没有干透,离晚饭时间还有半小时,这段时间可以去向本丸的大家稍微炫耀一下啦。怀着这样轻快的心情,由季走出自己的房间,下楼向大广间那边走了过去。

她一边走一边哼着歌,提着裙摆就差转圈了,任谁也能看出她心情极好。几把眼尖的刀认出她身上所穿的裙子从未亮过相,自然而然知道那是她的新衣服,所以也对她神采飞扬的原因了然了。

还是个单纯可爱的孩子,这不是跟幼时毫无差别吗?

“很可爱喔。”

“这是哪里来的公主殿下?”

能说会道的自然也都不吝赞赏,至于平时就不擅言谈的,笑一笑点点头便也当是赞同同僚的话了。得了这些真心实意的夸赞,由季更加高兴了。虽然走这一圈确实是想要炫耀新衣服,不过意图太明显,如果被哪把爱耍嘴皮子的刀戳破了,她还是会觉得难为情的。所以她只随意地走了一段路,在缘廊拐角遇见坐在那里喝茶的三日月时,她打算就到这里为止了。

若能得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称赞,那可了不得呢。

“哎呀,主人,下午好。”

三日月穿着他那身略显随意绀色的内番服,从衣领和袖口里露出了里面样式更加平平无奇的白色针织衫。不过因为本刃容貌和气度不凡,这番打扮倒也不显得难看。

由季回了“下午好”之后,就把裙摆揽起来裹住臀部,打算在他旁边坐下。

“稍等。”三日月却一边出声阻止,一边把头上的黄色头巾解下来,放在旁边的地板上,摊开成一块布,“穿着这样漂亮的衣装,要更加小心才好。”方才由季还没走过来时,他已经听到其他付丧神称赞她的话了,当然也不会对她这身新装视而不见。

“谢谢。”由季开开心心地在那块头巾上坐了下来。

两人坐着的地方,正对着庭院的一角。那里没有种什么花,倒是有一棵大树,轻风一吹,无声地飘下几片叶子来,下面青碧的草地上都铺了一层薄薄的黄叶。这样的景色有点单调,在由季过来以前,不知道三日月已经坐了多久,他茶杯里的茶所剩无几,小碟子上只剩两根竹签,因此在由季的视线望过来时,他露出了歉然的神情。

“没关系啦。”由季摆了摆手。她又不是专门来找爷爷要点心吃的孙子。

“主人的那份,下次爷爷一定会准备好的。”三日月笑了笑道。

“嗯。”虽然这样应了,但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呢?今天她只是一时兴起到这边来,碰到他也实属偶然。

见她不以为意,三日月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笑望向了眼前一片打着旋缓缓飘下的叶子。

距离本丸固定的晚餐时间已经很近了,不时有其他刀从廊上走过往食堂那边去。五虎退的小老虎们打闹着经过时,有一只还叼了一下由季的裙子后面的系带,被微笑着的三日月挥挥手赶走了。之后经过的粟田口家银发短刀少年对此一无所知,也真诚地夸赞了由季,并从她那里得到了一颗糖果。

想着过一会儿歌仙也会从这里经过,她站起来,把被她坐得有点发皱的头巾叠好交还给三日月,并道了谢。

“呐呐,小姑娘,”天下五剑抬手轻拉了一下她的裙角,迎着她疑惑的眼神,笑容更深了,“下次就到有枫叶的西院去吧?”

“好啊。”由季提起裙摆,笑嘻嘻地向他行了个屈膝礼。

和这个时候的好心情相比,从吃晚餐开始,由季就觉得有点别扭。饭菜很好吃,光忠还体贴地给了她一块围巾,也不用担心把新衣服弄脏;问题大概出在……穿在里面同样是新衣服却没有让自己以外的人看过的下着。

有点儿……痒。从和三日月坐在缘廊上的时候开始,就有这种感觉了,但那时还可以忽略。随着穿着时间变长,那种皮肤上泛起的痒感越来越明显了,背上,还有胁部,就连大腿根部也……她匆匆忙忙吃完了晚餐,连歌仙给她的那份布丁也没有吃,着急着要赶回房间去。

“主人的样子有点不对劲。”有刃提了这么一句。

歌仙皱了皱眉,放下擦拭嘴角的纸巾,起身走出了食堂。

由季的房间在大广间的二楼,她是在刚刚走到楼梯口时被人抓住手腕的。本来就急着回到房间脱掉衣服把痒处好好地挠一挠,被拉了这么一下,惊讶之余又有点暴躁。待她回头和歌仙探询的眼神迎上时,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放、放开我啦……”她使劲甩了甩手,但是初始刀没有轻易松手。

“你怎么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歌仙感觉心在往下沉往下沉了,“是在闹别扭吗?”

“不是!”时间每多一秒,她就觉得身上更难受,那种被什么爬过的感觉甚至往原本并没有痒的地方蔓延了,“快放开我……”她用上另一只手,试图掰开歌仙牢固的五指。

“到底怎么了?”

“啊啊,”大腿根部那一带实在痒得不行了,她忍不住夹紧双腿,不顾形象地用力蹭了蹭,但却丝毫没能缓解一点不适,“我是、我是想上洗手间啦!”

“……”一瞬间的呆愣后,歌仙放开了她的手。那副样子,确实是急着要做什么可又不好意思明说的样子,难怪她……歌仙看着自己还没收回来的手,脸上有点发热。

由季咚咚咚地跑上楼,进了房间后马上冲进了浴室。她先是掀起裙子挠了挠大腿根部,直到那里传来些微皮肤破损的微辣感才停下来,反手绕到背后去继续挠。无奈这件新裙子是秋装,布料稍厚,任由她挠得指甲生痛也挠不到痒处,于是只好伸手去拉后颈衣领上的裙子的拉链。不知道是她太着急,还是拉链卡住了什么,她用力地拉了好一会儿,还是蚊丝不动。在她气急几乎要发飙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歌仙的叹气声。

她马上就从浴室里冲了出去。

正打算把由季随意脱在地板上的室内鞋收好,歌仙还没发应过来,小小的身躯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揪住了他胸口的衣物布料。

“帮我把衣服脱掉!”由季急切地道。

“什……”望着那张仰视着自己少女面孔,她的神情焦急,眼角含泪的样子让他感到错愕,下意识以为这是她的又一次胡闹,正想训斥,她却抓住了他的手。

“背后……!”猜到了他的想法的由季大感委屈,眼角的泪水滚落下去,“我的背后……!”

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劲,第一反应她的背后是有什么伤痛,歌仙连忙拨开她及肩的发丝找到了衣领上的拉链开口,捏住那个麦粒大小的引子往下拉去。“嘶”的一声,伴随着衣物的敞开,少女莹白的颈部和肩膀果露出来,细窄背上蒙着一截轻纱似的却有着朦胧花纹的白色布料。

“帮我……那里好痒……”由季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闻言,歌仙不再注意那截布料,按照她的示意把那布料拨开,终于在那里发现了一片并不明显的微红。他试着在那温暖细腻的肌肤上轻抚了一下,把脸埋在他胸前的少女随后发出了一声压抑的轻叫。他听得微微发愣,又见她不满地动了动身子。

“就是那里,用指甲用力地——”

“知道了。”可他又怎么舍得那样粗暴地对待她?只是用指腹稍用力地摩挲了几下那里。

“都说用指甲了!”由季气愤地捶打他的胸口。

“不行,那样做的话你会受伤的。”歌仙柔声劝慰。

“真的很难受嘛!我自己来……”气愤于他对自己的感受毫不理解,由季用力地推搡他,把手臂伸到了背后。

眼看那不知怜惜自己的纤手在柔嫩的果背上划下几道红痕,歌仙连忙抓住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讨厌,放开我啦!”她快要哭出来了。

歌仙盘腿坐在地板上,把挣扎不休的少女也押下来,让她面部朝下趴在了他的大腿上。抓住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按住以后,他把另一只手放到她的背上,在那些发红的地方用手指不轻不重地刮了几下。

“唔……嗯……再用力点嘛……”由季受用得发出哼声。

看着她刚刚自己抓过的地方不仅发红,还浮起数道微突的痕迹,歌仙摇了摇头,“那可不行。”

“啊,就是那里,还要……”事到如今她也明白自己作不了主了,只好退而求其次。

歌仙笑了笑,按她的要求又把那里刮了刮。

“好舒服,还要更多……”

“……”觉得她的话有点奇怪,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决定无视,“怎么会这样,今天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过敏了。”她回答道。但是思及过敏源明显就是自己身上还穿着的这套贴身衣物,她又不说话了。

“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吗?”歌仙皱起了眉。

“……”

过了一会儿,歌仙看着她夹紧双腿互相磨蹭的样子,明白了什么的他毫不犹豫地把一只手伸向了她裙摆遮掩下的两腿之间。

“哇!”

女孩子激动的叫声让他猛然一震,随即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但他的手已经触到了温暖的肌肤,感觉得出那里有着均匀的脂肪,触摸起来柔软且富有弹性。顾不上尴尬,他拉扯着她身上那件松开得已经露出大半个背部的裙子,打算把它从她身上脱下去。

“干、干什么啊!”由季红着一张脸,艰难地回头看他。

想到近来频频“作恶”的由季竟然露出了这样的表情,歌仙忍不住笑了笑,不顾她反对,坚决地除去了那件裙子。

少女成长中的身体,纤细且娇软,莹白的肌肤光滑细腻。

他在她的左右大腿内侧分别找到了两片红痕。

“看来是这身衣物的缘故呢。”他叹了口气,“去把它脱掉吧。”

“……”由季无言以对,慢慢地从他的腿上爬起来,转过身飞快地冲进了浴室里。

歌仙起身,在她的衣柜里翻找了一会儿,把两件小小的衣物包在她的白色睡裙里,走到浴室前,伸手把找到的衣服递进了门帘里面。待到里面的人接过衣服,他又转身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

她似乎是洗了澡,浴室里传出了沙沙的水声,几分钟后穿着白色睡裙赤足走出来时,头发和脸颊都微微湿润了。

看她撅着嘴的样子,歌仙就知道她心里不痛快了。虽然这根本就不是他的过错。他无奈地笑了笑,伸开了双臂,下一刻,这位莽撞的少女就扑进了他的怀里。时常从她身上闻到的那种香气,现在又更浓了。大概是她所用的洗浴产品的香味。

“还要……再帮我啦。”她在他的腿上趴了下来。

“是、是。”他连声应道,声音里带上了笑意。



跟风呀呀呀~

反正我安全得很,回顾了自己发的东西,除了小段子合集,很少有过200热度的~




7月8日18:13截止,正好24h

结束~没过200嘿嘿~

我这种过激江雪厨,无论改什么名字头像,发言还是一样过激……超好认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