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因果

江雪婶


一片阴影迎面盖下来,审神者下意识抬头,首先映入眼中的是黑底白格的袈裟。




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得几乎抓不住的石榴,从刚刚开始就在犹豫要不要剥开来吃,这一抬头,就看到眼前的人在她面前放下一个透明器皿,——一个玻璃碗,装着顶头尖尖的红宝石山似的一整碗石榴籽。




江雪把剥好的石榴放在她面前,然后神色平淡地离开了大广间。




满屋子吵吵嚷嚷分石榴、剥石榴的付丧神突然静默了一下,而后又十分默契地揭过这一节,继续该干嘛干嘛,只是向座上的主人投去不太明显的探究和好奇的目光。




审神者手里拿着一个完整的石榴,还捧着一碗石榴籽,一迈出大广间的门就飞快往自己居住的院落走去。狐之助跑跑跳跳地跟在她身后,不时大呼小叫提醒她小心脚下,心里却在摇头叹气,——她这是恼羞成怒了。




进了房间,她“砰”的一声把玻璃碗重重地放在矮桌上,几粒红宝石受了震动,从碗里跳出来,落在了桌面上。




气愤归气愤,审神者本人还是很喜欢吃石榴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她向来习惯一个人默默生闷气,不会迁怒人或物,这个时候也不舍得摔打那碗石榴籽,甚至看到碗里的石榴籽洒出来还是有点紧张,心里的气闷反倒消散了很多。




“请不要生气了,”狐之助跳上桌子,讨好地用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背,“江雪殿打从心底疼爱您……”




它话没说完,审神者一度放下的气恼又“噌”地升起来了,胸口郁结着一股怨愤,她正想训斥些什么,挡住了午后阳光的障子门上,映出了一道修长的影子。




袈裟和肩甲的轮廓让她立刻辨认出了那人的身份。




恼怒到达顶峰的时候,审神者是真的很想扔点什么来发泄一下的,于是门打开的瞬间,她想也不想就把手上抓到的毛绒绒物什扔了出去。东西脱手的瞬间她意识到自己扔的是狐之助。一瞬间又有点后悔。




小狐狸身姿轻盈,飞到半空中已经翻过身做好了安稳落地的准备。它借江雪的肩膀降落,倒也不计较主人刚才的粗暴对待,回头以轻快的语气道了一句:“那么,我就告辞啦。”然后落地飞快地跑走了。




江雪目送狐狸式神左摇右晃的尾巴消失在回廊转角处,才回过头来看面色冰寒的主人。她身体微微发抖,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看得出来情绪十分激烈。如果不是因为体型太大,她应该会像扔狐之助一样把他也扔出去吧。江雪想。




他走进屋里,随手合上身后的门。和那天不一样,今天的窗户是敞开的,能看到外面的庭院,光线也明亮许多。他还在思考有没有关窗的必要,此间的主人却连连跺脚,一副气得想把他赶出去的样子。




他来这里的目的,审神者再清楚不过了。因为确实不是可以任由情绪左右自己的情况,越是明白这一点,就越让人感到心烦意乱。




“讨厌石榴吗?”江雪的目光不经意掠过矮桌,见玻璃碗里的石榴籽没有变少。




“……”怎么可能讨厌?审神者一边瞪他,一边警觉地往后退。




“原来如此。”看了一会儿,他就明白了。庭院里的那株石榴树被照顾得很好,她当然是不讨厌石榴的。大概只是他的所作所为使她感到厌烦吧。




披覆着肩甲、袈裟的僧刀,衣着严整,面容清肃。




想着那天被他折磨过后的惨状,审神者双臂交叉在胸前,牢牢护住了自己的胸部。




“啊!”




但他的手却穿过浴衣下摆交叠的缝隙,钻进了她两腿间的夹缝之中




直接得令人难堪。

现在连“不行了,要去了♡”的♡也要被槽了吗

愿者上钩吧,就……

明年真剑复活~啦啦啦~~~


我跟你们港,jk小姐姐们都是天使~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觉得男女主角死在一起是HE!!!大大的HE!!!!

江雪的脾气是真的很坏了……一点都不佛好不好!!!

最近看了几本言情小说,发现好多读者要求主角双洁,对女主尤其严苛。某本小说有段情节是男配喝醉酒强吻了女主,被女主扇了一巴掌立刻清醒过来落跑了,然后到了下一章,好多读者评论说不接受上一章女主被男配强吻,不接受作者安排这样的剧情……然而对于男主官场应酬上青楼却没什么反应??

鲨人鱼更新了

哎呀,刚刚抒发完雄心壮志,突然有基友通知我,微行太太在lofter上公开向你认错了!

哇我心想不可能吧,微行太太当年可是跟我家红豆说了“不服叫她告我”的特别特别有骨气又清高的文人来着,怎么可能会公开向我认错嘛?

我好奇之下看了一眼截图,啊,微行太太竟然真的向我认错了?明天太阳是要打西边出来了?天了噜~

不过不是认错了就行了的,还是要改一改的,这人的嘴巴啊,还是放干净点好,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狗改不了吃屎啊

不不不,有的可爱狗子既不吃屎也不咬人,就这一群叫得欢的狗既吃屎也爱咬人,恨不得把一身疯狗病传播出去。

诶,能怎么办,我还能放着正经工作不干去陪这群疯狗玩?有空了我要多写点能隔空恶心到别人的文章,多圈点粉才行。


我本来也是半只脚踏出刀剑这个坑了,可是……可是数珠丸恒次他身高181啊!又瘦又高又禁欲,一身意大利高定(大雾)好看得我腿软啊,我这一腿软就又摔回这个大坑里了。


大家说啊,有这么一个数珠丸恒次在,我怎么能只因为坑里有疯狗对我狂吠我就认怂了呢?我当然是TM的多写点肉麻兮兮的数珠婶Love Love小文章了啊是不是?是不是?٩(๑ơలơ)۶♡


老娘一个太太,没有什么当得起这太太一称的气度,惟一肚子yellow废料,但也足够我在这圈里再混一段时间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