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重口爱好者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思春期.4

刀剑乱舞,刀x女审

石切丸与潘多拉之盒
………………………


早上从本丸出发去学校,下午放学回到本丸,由季一直过着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不过,一个月里面大概有两次,她会回到现世那个有父母在的家里去度过周末。没有特别的约定过,但是这个惯例几年以来都没有改变。

最近,由季特别期待周末回到现世的家里去的这件事。

首先,是因为和班上的女生约好了要去逛街。当然平时也没少和本丸的付丧神去逛万屋。可是万屋又没有ktv,没有可以拍大头贴的机器,可丽饼和电影院也没有。更重要的是,在万屋买不到女孩子的内衣裤。

已经到了会在意这种事情的年纪了。纯棉质地虽然穿着很舒适,但是在上体育课之前换衣服的时候,要是里面的衣物太朴素,就会觉得难为情了。

“呐,我念高二的姐姐,最近开始穿成套的了呢。”由季在班上的好友糸织说。

“如果要买的话,真想买有蕾丝那种啊。”隔壁组的纱耶香插话道。

“我说啊,你们知道吗?”后桌的理子凑上来,神神秘秘地扫了四周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听说有一种穿了可以升罩杯的……”

由季听着听着,低下头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胸前。不知道是自己太小,还是学校制服太宽松的缘故,那里简直显不出一点儿突起来。洗澡的时候确认过是有在发育,但是,这种程度是不是……太落后了?

“由季要去吗?”

“诶?”突然被点了名,由季回过神来,“什么?”

“我们几个约好这个周末一起去逛街买东,由季要一起来吗?”

“……好。”她点了点头。

于是,就这样,十分难得地,继上一周回过家以后,这一周的周末由季仍然选择回家度过。歌仙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会说些什么。夺走他人的女儿不是他本意,然而事实就是这几年以来由季和家人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因此歌仙没有任何理由阻拦。

当然由季也不会对他说出回家的真正原因。

所以到了周日的下午,由季带从现世的家返回本丸时,歌仙对她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却下意识随走过去迎接她的付丧神们的靠近而把手里的纸袋往身侧、身后藏的样子,留起了心。

大约因为有过在书包里藏色晴漫画的前科,歌仙一下子就以为她又再犯了,神情严肃地向她走去,打算把她带回执务室再进行训导。意识到这一点的由季,在他走过来之前,就撒开双脚往本丸里面跑了进去。

不过以文系刀追求风雅的性格,倒也不会硬是追赶上去,让自己和她在其他付丧神面前显出不恰当的一面,因此也只是在后面无奈地嘱咐一句:“可要小心脚下。”

不久前她才因为在回廊里奔跑而摔倒过,膝盖皮肤破损的惨状令习惯了在战场上受伤的付丧神们看了都心疼不已。

由季逃到了三条的房间。倒也不是特别选这里,只是因为到了这一片以后,正好是后面的人看不见的位置,而且距离她最近又开着门的房间只有这个。往里面看去,只有石切丸。

“我进来了。”这么说着,由季踏了进去。

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让她在进去前先询问“我能进去吗”,她也好好地遵守这个礼节了,不过自有对她宠爱有加的人乐意给她特权。

“哎呀,你来啦。”在室内跪坐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的大太刀对她露出温和的浅笑。

见她头上还戴着和海军制服配套的帽子,背上的背包和手里提的袋子都还没放下,石切丸就知道她刚刚从现世回来。他没有去玄关迎接,自然不清楚在那里发生的小插曲,因此对她的以这副样子突然出现感到有点奇怪。

“是这样的,”由季在他的帮助下解下了背包,然后和他一起坐了下来。她很认真地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会儿,在里面拿出一小盒浅绿色的东西,递给了石切丸,“这个,给你。”

“喔喔,是手信?谢谢。”石切丸欣然接过了,“这是什么?”小盒子拿在手上轻轻晃一晃,还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由季凑上前去,找到盒子的侧边连接盖子和盒身的铁扣,把它打开了,“是薄荷味的糖果。”

浅绿色的漆面铁盒子里面,是裏着糖霜的浅绿色糖果,淡淡的甜味和恰人的清凉迎面而来。

由季拿起了一颗糖果要喂他,个子高大的大太刀很是配合地弯下腰,去含住了她指尖上那点可爱的莹绿,然后对口腔中晕开的凉意小小地惊奇了一下。

“怎么样?”看着大太刀不算讨厌的表情,由季笑了起来。

“我很喜欢。”石切丸嘴里含着糖果,说话难免有点含混,但也丝毫无损他话语中的愉快。

“这样的话,”由季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有件事想拜托石切丸。”

大太刀挑了挑眉,心底倒也不意外会是这个走向。她由着性子忤逆那位一心为她着想的初始刀,这样的事近来多的是了,近旁的刀都已见惯不怪了。往往这种时候,她会向别的刀寻求支持,石切丸虽然不想让歌仙为难,但也没有想过要拒绝她。

“暂时帮我保管这个。”由季把一直小心放在身侧的纸袋递到了他的面前。

“里面是什么?”石切丸没有贸然接过。那白色纸袋上粉色的花朵图案让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东西和身为年长刀的自己毫不相衬。

“总之帮我保管啦。”她直接把袋子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低头往下看,袋子的口开着,里面是一个纸质的方形盒子。因为是侧着放的缘故,浅粉色盒盖和白色盒身嵌合的在一起,中间那道缝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够密合。

“可不准打开啊。”

“当然不会擅自做这种事。”御神刀对自己的刃格有十分的自信。但是知道到这东西不该碰,他也有点好奇,“所以这是什么东西?”

“是潘多拉的盒子。”由季在嘴唇前竖起一根食指,“石切丸知道这个故事吗?”她把两手押在地板上,以此支撑着身体,倾身凑到了石切丸的眼下。

膝盖被少女柔软的大腿碰着,一瞬间石切丸动摇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往后仰了一点儿,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对于有点难缠的年少的主人,本丸的付丧神大多采取这样的应对,——尽量态度如常,可也不能像幼时那样过分亲昵。

一个难以把握的度。

“那就麻烦啦。”

处于对周围的人事物都很敏感的年龄,由季也发现了大太刀的刻意之举。压下心底淡淡的不满,她站起身来,拿起来时带的背包和帽子,向他摆了摆手走了。

大太刀犹自担忧自己是否伤害了身心脆弱的人类少女,可也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次,惟有盼望她早日明白,因此只在心里记下等她再过来时向她道歉,也没有挽留。

由季不清楚大太刀复杂的心思,走出门后就为自己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而松了口气。本来她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件事,背包里的糖果是她偶然买下的,之后送给石切丸只是突然想起来,这么一想就会觉得自己有点狡猾。可是想了想他刚才疏远自己的小举动,她又心安理得起来了。

到了去把“潘多拉之盒”拿回来的那天,由季一向石切丸提起这件事,对方有些不自在的神情立刻让她产生了兴味。

“喔,你看了是吗?”莫名的兴奋在心底渐渐升起,她饶有兴味地凑到面色微红的大太刀面前,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

石切丸苦笑着摆了摆手,在她的步步进逼下节节败退,但还是坚定地为自己辩解了:“没有看!”

“那你为什么这副反应……”

“因为好奇,所以按照袋子上的文字检索了……”大太刀有些心虚地看向了一旁桌子上的电子用品。

每个本丸里总会有几个性格活跃并且好奇心也特别旺盛的付丧神,考虑到这一点,本丸里并不缺少手机电脑之类的东西。付丧神们能够学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大外托了这些现代产物的福。

“所以你检索到什么啦?”

“就……那个,女、女性贴身衣物……”大太刀已经一手捂住眼睛,一手立在面前做出自我保护的姿势,向一旁转开头去了。

仅仅是知道这个就这么难为情了?由季觉得好笑,但并没有过多地捉弄他,拿着纸袋笑嘻嘻地走了。

看着女孩跨出房间,石切丸拍了拍额头,颇为头痛地把视线转向了桌上的手机。

他没有告诉由季,按照纸袋上贴的数字货号贴纸,他在那个满屏粉红色和花朵的页面里检索出了那套轻薄的衣物。

“那个款式是不是太大胆了……”他捂住微微发热的脸,喃喃自语道。

就算是潘多拉之盒,也是只剩下了最后的美好之物的潘多拉之盒吧……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