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巢.1

最初会注意到那位男性,是因为在会场中随意走动时,总听到周围三五成群的女孩子们的小声谈论,她们不时发出悦耳的低笑,暧昧的眼神偶尔投向被她们讨论的对象。其实距离不远也不近,只是男主角的周围总有两三位不好接近的教授,作为晚辈的学生们如果不是自认有相当的能力,大概也不敢贸然上前搭话。

 

这年春季,上原所在的大学书法部里有几位学长学姐在全国比赛中得了奖,作为庆祝便有了这场聚会。其实没什么贡献的大一学生可来可不来,可上原架不住热情的学长一再相邀,加上当天晚上没有兼职的排班,为了不显得太过独立特行,她还是来了。

 

不想来的原因还有一个,源于她的名字,——上原这个普普通通的姓氏后面跟着的是一个单字“姬”,因此从小到大她就没少被周围的人“公主”长“公主”短地叫,当然怀有善意的人很多,但因为这个名字而取笑过她的人也不少。升上大学之后,远远离开了自小生活的地方,多少也摆脱一些困扰,可还是有些心智和年龄不匹配的家伙会给她添堵。

 

“哎,公主殿下不是喜欢热闹吗?今晚怎么愿意赏光?”

 

上原对从身边走过的人视而不见,把那些毫无道理的刻薄话语屏蔽在心门之外。

 

“不愧是公主殿下啊,真矜持呢。”

 

小时候这么对她说话的家伙,通常会被那个经常和她一起上学放学的青梅竹马反讽回去,一想起那家伙偶尔露出被墨绿色斜刘海遮住的红色眼睛皮笑肉不笑地威胁别人,她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笑什么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态度也太嚣张了吧?”

 

一言不发却被扣了个态度嚣张的大帽子,上原正了正自己的表情,把因为忆起往事而显露的笑容收敛起来,提着裙摆往另一边走开,准备离这两个找茬的家伙远一点。她不习惯这种人多的场合,一开始就不该答应学长参加聚会的,既然已经来了,就再等一下,找到机会跟他打过招呼再走好了。在心中下了这个决定,她开始举目四顾,然后自然而然望向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青木学长和千叶学姐这两位得奖者无疑是今晚的主角,社团的每一个人的都认识他们;可也许是因为都已经太过熟悉,大家对指导老师和教授们身边的另一位初次见面的宾客更为在意,无形中反而使主角的存在感变弱了。上原一眼看去,首先注意到的竟然也是那位并不站在正中央的男性,而不是她最初要找的青木学长。

 

微黄的灯光太过柔和,映照得那人一头浅色的长发仿佛平缓的流水。他的个子纤细且修长,身着简单却又给人整洁感的西装,肤色几乎和衬衫的颜色一样白。这个人有着无疑可被人称为俊秀的长相,低垂着眼眸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倾听他人的话语,又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他抬起手轻抚衬衫衣领时,上原注意到了他佩戴在左手腕上的一串温润的红棕色木质念珠。

 

上原掩着嘴唇无奈地笑了一下。难怪她会在第一眼就注意到这个男人,——难道不是因为他和她曾经无比熟悉的那个人有着相近的气质吗?这沉静得仿佛走近就会从他身上闻到檀香味道的安稳气质,以及外行人根本分不出差别的念珠,都太过相似了。

 

被同样类型的第二个男人吸引可不行。

 

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和青木学长说上话,上原决定先离开会场,到了外面再给他发信息说一声感谢邀请,自己有事先走好了。眼下也没有必要特意去想一个所谓的可信理由去搪塞他人,社交辞令就足够应对了。无用的社交只会浪费时间。说不清是因为那人勾起了她对不怎么愉快的过往的回忆,扮作好孩子的耐心被提前消耗殆尽,她一点也不想去在意盛情邀请自己的学长会对她的提前离场有什么反应。

 

电梯的四壁都是镜子一般光滑的不锈钢,清清楚楚地倒映着人们或生动或死气沉沉的面孔。上原注意到显示楼层数字的指示灯旁边的文字,17楼是刚才她所在的聚会会场,现在已经下到了个位数的楼层。4楼似乎是个大型卖场。某个知名连锁咖啡店的logo十分显眼,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找个地方缓上一会儿,“叮”的目标楼层到达提示音刚刚响起,她的双脚就不自觉迈动起来,跟着别人一同走了出去。

 

当然来了咖啡店不一定要喝咖啡,为免夜晚难以入眠又再增添新的烦恼,还是点个据称有安定精神效果的花茶吧。大概是因为她坐的位置太偏僻,侧面还有热带风的阔叶盆栽植物遮掩,太适合不想被发现的人躲藏,不久之后,她落座的长沙发上多了一位客人。

 

手机开始震动,上原放下茶杯,深吸一口气才地点下了“接听”。青木学长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时,她抬起的双眼正好和旁边的人对上了。

 

“嗯,我已经回到宿舍了……好的,谢谢您。……续摊吗?作为得奖的庆祝,这是应该的……好的,请好好享受。”

 

向店门那边的透明玻璃墙望去,有几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外面经过。似乎是散会了,青木学长在电话里说,有部分人觉得不够尽兴,打算找别的地方续摊。

 

“失礼了。”上原往角落挪过去一点,试图把自己完全藏在盆栽的后面。从店门看进来,那里正好是视觉死角位置,不过刚刚已经有人坐在那个位置了,所以她向看起来同样是在躲人的对方打了个招呼。

 

蓄着一头水色长发的男性对她点头表示理解。通过她胸口上忘记摘下来的花朵形状入场许可标志,这个人认出了她也是那场聚会的参加者之一。因为不想被拉去续摊,两个陌生人不需要语言沟通就已经成为了同伴。

 

上原的位置不比他坐的位置隐秘,但没有办法,想要避免被陆续从外面经过的熟面孔认出来,就必须厚脸皮一点。

 

“我想假如我被找到,在这里的您也会感到困扰吧?”

 

“是的。”对方没有一丝迟疑地给出了肯定答案,并且会意地给她让出一点位置。

 

看得出来他很努力地把自己挤到沙发的尽头,但让出来的位置小得看不出来会对她的隐藏有什么帮助。上原挪了过去,隔着裙摆,她的大腿外侧和他的贴在了一起。体温很快透过彼此的衣物贯通交融,这个距离对初次见面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来说实在是太近了。

 

服务员把她点的小蛋糕送过来时,看到的正是一男一女紧挨着坐在一起的画面。比起一般情侣掩饰不住的甜蜜,这两人的脸上却都挂着略显尴尬的表情,因此,出于为顾客服务的考虑,她冒着被闪瞎的危险询问了他们是否需要帮助。

 

“请给这位先生来一杯解酒的茶,谢谢。”上原把头靠在他坚硬的肩膀上,面带微笑向明显误会了什么的服务员点单。在公开场合,这个姿势是有点不雅观,不过好歹能让两个人都藏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而不被从外面走过的人看见。

 

“好的。”服务员记下点单,抬起头又再看了看他们才走开了。

 

“抱歉,酒的气味……”男人露出歉然的表情。

 

“没关系,我不在意。”上原侧目沿着他散下的柔顺发丝往上看去,视线的尽头是他青蓝色的双眼,两扇纤长且浓密的睫毛和头发一样色素淡薄,连带他一个小小的眨眼都给人一种淡然出尘的感觉。这张俊秀的面孔看起来如此赏心悦目,身上带着些许酒气根本无伤大雅。

 

几分钟后,同一个服务员把解酒茶送到,发现这两位客人之间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彼此脸上的表情都变得轻松许多。

 

“那么,请慢用。”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不早了,结账之后走到车站还需要一点时间。

 

“那个。”

 

感觉衣袖被拉住,上原下意识回过头去。坐在沙发上的男性仰头看着她,白皙的面孔上泛着淡淡的红晕。他一手拉着她的衣袖,一手放在锁骨处,食指勾住衬衫的领口轻轻地拉扯着。衬衫的纽扣一直扣到了最上面的那颗,看起来他似乎是因为酒气上涌而开始觉得闷热了。

 

“您还好吗?”本来上原一点也不想管闲事,可这会儿也没办法就这样撇下对方不管,而且外面可能有还没离开的书法部部员,不那么急着走也是可以的。


tbc.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