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巢.3

江雪从未让任何女性坐上过自己的大腿上。更何况是这样年轻的孩子,——她看起来未满二十岁,面容清秀,及肩的黑色中长发中规中矩,全身都透出一种教养良好的乖巧气质。这样乖巧的孩子为什么会愿意坐在一个初次见面不超过两个小时的年长男性腿上呢?

热水浴促进了血液的循环,酒精随血液游走到身体的每一处,致使皮肤因发热而渗出了细汗。他把散落在胸前的发丝拨到背后,扶着她的后颈把她的脸压了下来。

她的头发不长,可洗澡时还是不可避免地弄湿了发尾。他的手掌贴在她的脖子后面,连带把微湿的发丝压得贴在了她的皮肤上。她有点想挣脱,转念一想,假如连这点小事都并非无法忍受,想跨过那道线岂不是更困难?因此也就由他去了。毕竟是一页情的对象,都没来得及好好了解对方的事,更别说培养出足够的默契了。

“您觉得热吗?”她问道。

江雪点了点头,把指尖放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压了压那有着细微竖纹的柔嫩软肉,在她张唇作势要去咬他的手指时,他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嘴唇。虽然是他主动为之,但这一吻对他来说也属意外,只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做出的冲动之举,——在这之后他立刻从她有点僵硬的反应中意识到自己的冒犯了。彼此都不习惯接吻。即使是为了即将发生的情事营造氛围,他们也只是轻轻地碰了碰对方的嘴唇,然后假装去亲吻对方的头发、脖子,彼此心照不宣地把脸转开。

这种心不在焉的状况止于她倾身把重心寄托到他的身上。浴巾顺势散开,褪去遮羞物的两具赤果身躯交叠在一起,双双倒入了谷欠望生长的温床。她的脸上带着笑,沐浴后形成的红晕久久不散,柔软的身躯不轻不重,却压得他呼吸都变得沉重了。如他所料的那样,她的月匈部很丰满,把纤细的骨架衬托得更加精致娇小。已经贴得这么近了,他仍然没能看到女性身上最为神秘、美妙的关键之处,但他却能感觉得到压在自己胸口上的两点蓓蕾微微挺立起来了。拥着这一具全身雪肤都泛起了诱/人的淡粉色光泽的女体,男性的本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沉寂下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续我明天再弄链接,困死我了。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