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巢.5

趴在他月匈前的女孩和他一样,正在喘着气。她的月匈部很丰满,被挤压得变形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生动了。也许因为他的胸膛太干瘦,和柔软、舒适之类的形容词丝毫搭不上边,过了一会儿她就自行挪下来改为趴在他旁边的位置上。

宾馆的白色双人床睡起来比给人的单调印象要好得多,既不硌人,也不过分绵软到让人身体陷入床垫的程度,考虑到作为让情侣们尽情享受夜晚的温床,太软反而会在某些方面造成不便。——既然大脑恢复运转,就代表醉意对意识的侵蚀减弱了,激烈运动带来的大量排汗帮助他把部分酒精排出了体外。

眼下这个状况多少让他觉得有些困扰。酒后乱/性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太不谨慎了。

“老师……好棒……”

温热的柔软纤手爬上他的胸膛,以食指的指腹压住孚L头捻弄片刻之后徐徐往下掠去,路经肚脐,又停下来逗弄一番,继而往下游走。她的脸还埋在枕头上,并没有转过来看他,可从那慵懒含笑的语气和拖长的尾音中,他不难猜出现在她的脸上挂着多么满足又挑逗的表情。

“嗯、呃……!”江雪抬高下巴,对着白色的天花板吐出了一口气。昏黄的小夜灯投下柔和的微光,把他们和周围的黑暗划分开来,仿佛全世界都已消失,只剩下了这张床和在这张床上的两人。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