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巢.7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平躺在床上。被子盖到胸口,身旁睡着同样赤/裸的女性,她的双手双脚都缠在他的身上。双人床上有些湿湿黏黏的东西,他闻到了一些特殊的气味。

 

昏黄的小夜灯彻夜不眠,始终照亮着这张滋养欲/望的大床。

 

按照床上的狼藉程度和断断续续的记忆来看,夜里放纵得十分足够了,然而清晨醒来身体还是如常起了反应。同床之人温软的身躯靠得太近,他的右上臂几乎完全陷入了她深邃的乳/沟中,手指动一动就能碰到她柔软的小腹。他在把手从她的怀里抽出来时,触到了她腿间微微隆起的肉丘。

 

“嗯…..老师,不要了……”

 

从前,他从旁人嘴里听到过“女人总是口是心非”这样的话,因为平日和女性没有太多接触,这个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没有机会也不觉得有必要去验证。现在看来似乎有点道理,不过样本仅此一个,是不足以作为有效例证的。还没清醒的女孩,说着“不要”却把一条手臂横在了他的腰上。他小心翼翼地挪开这只柔滑的手臂,从床上坐了起来。

 

透过落地窗的白色窗帘,可以看见朦胧的白光,——微弱却纯净,是天亮的颜色,不是在夜里招摇的五光十色霓虹灯光。耳朵听到一些轻微的嗡嗡声,过去他睡眠不足时总会这样。在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共眠,难免会不习惯。他掀开被子下床往浴室走去,身上除了散乱的长发没有其他遮蔽。即使是在独自一人居住的家中,他也不会裸/露着身体走来走去,一次醉酒真的带来了超乎想象的意外和例外。

 

沙沙的冷水从头顶上洒下,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夜里过度使用的性/器官在下腹部尴尬地挺立,接受冷水的强制冷却后才逐渐软垂下去,缩在了凌乱的毛发之下。身后房间的床上还有位可爱的女性,她大概愿意帮他做些什么,也许他本来不必这样苛待自己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身体。

 

“早上好。”

 

这声语调慵懒的招呼唤回了他的注意力,有只白皙的纤手擦着他的腰侧伸过来,握住水温调节开关,把黑色的指示刻度由“COLD往“HOT”那边稍微转了一点,落到身上的水渐渐变得温暖了。那具和他相拥一夜的温软女体从后面贴上来,轻轻地抱了一下他的腰部,又松开了。在温水的浸润下,柔软的乳/肉和硬挺的乳/头在他背上留下的触感把他刚刚压抑下去的冲动又唤醒了。他沉默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再次产生诚实的生/理反应,最后还是转过身去了。

 

上原闭起双眼仰面迎接温水的淋洒,头发都湿淋淋地贴在了脸上和脖子上。突然,水流停止了,她感觉面前一黯,男人纤瘦的身躯贴了上来,硬/挺的棒/状物率先顶到她的小腹。那圆润的形状很难让她不认出那是个什么东西。但她无动于衷地转身去取沐浴露,把从管口挤出来的乳白色的稠厚膏状物涂抹到手臂、胸口和肚子上。比较难够到的背部有人先她一步帮她抹上去,还体贴地揉开了。她索性放下双手,任由他为自己服务。说实话算不上什么好的体验,全是些生硬的动作。


————————————

能不能打开都随缘的后续链接放评论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