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鲨人鱼.1

雄性鲨人鱼 x 人类少女

落水少女被鲨人鱼掳走OOXX


十分钟以前,于瑾还乘坐在出海的观光船上,和一群大呼小叫的游客一起观赏难得在浅海区出没的海豚群。她的个子矮小,深知自己挤不过别人,因此并没有到前面去凑热闹。就在她看着碧蓝的海水发呆时,水下突然游过一抹模糊的白影,——难道是个别调皮的海豚脱离群体,独自游到这边来了?这么想着的时候,船头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吵杂的欢呼,只是一愣神的功夫,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船突然加速而被甩了出去!

 

然而毫无防备掉进海里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更恐怖的是,在船的发动机的轰鸣声和游客们狂热的欢呼声掩盖之下,一个大活人扑通一声扎进海水里的声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等她从慌乱中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挣扎着浮上水面透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抹一把脸上的水,就只见游船已经远在百米以外了。她被呛得厉害,鼻子和嗓子都进了海水,酸痛难忍,拼尽全力呼救也没能发出引起船上任何人注意的声音。

 

这个时候,她只是有点恐慌,还不到害怕的地步,因为这附近有几座屹立在海中的奇石,于空旷得过分的海上来说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不少游船栽客出海都会从这里经过,算是固定航线中的一站。只要运气不是差到了极点,要不了二三十分钟,一定会有别的船经过这里的。

 

可是,于瑾却没能等到别的船经过。就在她奋力往一座离自己最近的岩石游过去时,她的视线透过倒映着天空的海水,又一次看见了水底下游弋的白色影子。一个诡异的念头涌上心头,炎炎烈日之下,她泡在海水里的身体,猛地打了个冷颤。

 

——是海豚吧,一定,是海豚吧?

 

于瑾天生胆小,对体型稍大一点的动物都总是心怀忌惮,平时走在街上,有人牵着狗经过她都会刻意避远一点,哪怕是只小小的博美。她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上的人类,在陆地上已经这么怂了,到了不是自己地界的海里,那就更是怂上加怂了。海里的大鱼种类多,她一个土生土长的观光海岛岛民,一提起大鱼就只能想到三文鱼和……鲨鱼。火炙三文鱼寿司多好吃啊……吃,鲨鱼也是会吃人的。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立刻以不可阻挡的可怕速度占据了她的头脑。自己吓自己,对虚实难辨的事物的恐惧无法停止,于瑾浮在水中,心里一阵阵发毛,只能强迫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一边警惕四周,一边往离自己最近的一座海中石山游过去。她的泳技不到家,体力也远远谈不上充沛,当下最紧要的事是找到落脚的地方。幸好那块海岩离得不是很远,海浪也不特别汹涌,在她开始感到体力无以为续时,她那被海水泡得发皱的手指终于触碰到了微微发热的岩石。比起被温柔得没有形状的海水包围,生长在陆地上的动物无疑是脚踏在坚硬的石头更能安心。

 

她曲起膝盖,以跪姿艰难地攀爬上去。轻飘飘的雪纺连衣裙湿水后紧贴着皮肤,带来的束缚感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被重物拖累了似的,无论做什么动作都很吃力。她一手巴在岩石表面凸起的尖角上,一手往后伸去,把湿答答的裙摆拉起来胡乱堆在腰际,获得解放的双腿一下子轻快了许多。可没等她松一口气,突然间,有什么尖尖的东西碰了一下她的脚踝,在内心袭来巨大恐慌的同时,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后拖拽了一下,“扑通”一声,整个人仰面倒回了浩瀚无边的碧水之中。

 

海水没过眼睛之前,她看见了一张苍白的面孔。水面之下,她来不及合上的双眼看见的,是一段灰白色的鱼尾,两侧鱼鳍宛如两把坚实的刀刃。

 

“——咳、咳……”求生本能代替理智接管了她的身体,她的手脚在水中胡乱划动,几番挣扎后,总算在窒息前浮上了水面。她甚至不敢对重新呼吸到空气的这件事感到喜悦,支配着她的身心的恐惧感空前强烈,她顾不得膝盖被粗糙的石壁擦伤,几乎是连滚带爬蹿了上去。

 

 

 

乌云压顶的天空倒映在海面上,连带清澈的海水也换了个颜色,不复先前的碧蓝如洗,变得深沉如墨。灰白色的大鱼在海水中围绕她栖身的海岩游弋,那庞大且修长的身影在摇动的波纹下若隐若现,叫人始终看不清它的真面目。

 

于瑾瘫坐在残留着几分阳光热度的海岩上,喘得几乎快要背过气去了。巨大的恐慌在心底不断蔓延,她能听到自己的牙齿发出格格的声响,被海水咸味占据的嘴巴无法合上,从头发和脸上滴落下来的水漫过眼睛,带来一阵阵酸涩感。她甚至不敢为自己刚刚逃过一劫感到庆幸,——这块海岩出水不高,体型那么大的鱼,并不缺乏跳出水面的爆发力,她爬到这上面来不过是争取到了松一口气的机会而已。

 

海上风云骤变是常有的事,也许因为天色不好,极目望去,海面上竟然没有一艘船的身影。即使海里的那东西对不会对她造成危害,她也不可能在岩石上呆太久,一旦海上掀起风暴......平生第一次,于瑾懂得了什么叫做绝望。

 

“啊!”

 

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入了她的足背,细小的刺痛经由过度紧绷的神经传导到大脑时,那种恐慌生生放大了好几倍。于瑾战战兢兢地低下头,只见自己放在岩石边缘的脚上,出现了一只白色的手,——一只五指修长纤细的,细腻的表皮上还挂着几道水痕。那只手的食指微微弯曲着,从指尖延伸出来的宛如兽类爪子的内钩指甲,那尖利的末端恰恰和她的足背相接,一滴红珍珠似的血液渐渐从她被刺得微微凹陷的皮肤表面溢了出来。

 

于瑾浑身僵硬,虽然知道自己必须马上躲避,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她死死地盯着那只从海水中伸出来的手,和露出水面的一截白色的手腕,就在内心的恐惧膨胀到即将变成尖叫从口中爆发出去之时,潜伏于水下的白色幽灵渐渐浮上了水面。

 

“吧嗒、吧嗒……嗒、嗒”大滴雨水砸在她的身上和海面上,最初只是稀疏的两三点,后来雨声渐密,很有种就连成一片的势头。水面上的鳞状波纹被雨水击打得破碎不堪,半截苍白的面孔静静地竖立在那里,色素淡薄的灰蓝色眼瞳中倒映出了她瑟缩的身影。

 

——人?这个想法刚刚出现,立刻被她推翻了。按在她脚上的利爪无疑就是属于这张面孔的主人的,没有人会的手会长成这样。于瑾心底的恐慌还在不断发酵,因为她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人们常说淹死的人会变成水鬼,难道这是水鬼?

 

“不、不要害我……”于瑾的声音颤抖得变了调,“我会请人超度你的,所以……”所以不要拉我当替死鬼!于瑾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哗啦一声,那半张面孔陡然从水面上拔高起来,整个男性的上半身都露出了水面。

 

那块岩石不算大,于瑾抖抖索索地往后缩了一点,押在身后支撑身体的手掌已经有半边悬空在岩石之外了。无论她在心底如何诚心诚意地向上天祈祷,苍白的“水鬼”仍然倾身靠上来了,——它把钉在她脚面上的利爪抬起来,沾染在上面的一点血迹很快被一滴雨水洗去,而后,这白色的锐利尖端一点一点靠近她急剧起伏的胸口,同样在上面刺出了一个细小的血洞。

 

难、难道是要活生生掏出她的心脏?于瑾紧张至极,此刻求生欲战胜了恐惧,早已疲惫不堪的身躯突然充满力量,不待她思考是否会激怒“水鬼”加快自己被害的速度,两条腿像是有了自主意识般往前蹬直了。很明显“水鬼”的反应要更快一些,它只是稍微侧个身,于瑾的双脚仅仅是擦过它细腻的腹部和后腰皮肤而已,转眼间,它又欺身上前,几乎整个露出水面的上身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两张脸靠近得就快要碰在一起了,极近距离之下,于瑾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吹拂在自己的脸上。于瑾从这张面孔上读不出被激怒或是其他的什么情绪,他血色淡薄的嘴唇唇角微微上挑,看起来像是含着一丝笑意,可她完全没有从它的身上感觉到任何的善意。

 

“求、求你了……不要害我……”


评论(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