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重口爱好者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无机质

刀剑乱舞乙女向,太郎太刀 x 女审神者,碎刀情节注意避雷

……………………

那夜,他为审神者守夜,抱着本体刀靠坐在墙角处,闭上双目把神气分布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以进行警戒。

在意识极度集中又毫无防备的一瞬间,他察觉到有人触碰了他。

“抱歉……”

审神者跪在他的面前,表情有些无辜。她的一根食指轻轻地点在他停放在刀鞘上的那只手——的某根手指的指甲上。因为那并非血肉、骨骼,只是区区一片指甲,不附带触觉……那只是非常轻微的、没有铭记于心的理由的触碰。

“太郎的这个真好看啊。”审神者由衷地称赞,她的双眼闪闪发亮,里面映出烛火摇曳下他反映着微光的金色指甲,“……那个,太郎能帮帮我吗?”她微笑着从身后拿出了某个东西。

即使并非同一时代的产物,但本丸的刀多少能认出一些他们的主人会喜欢的东西。她手上拿的是一瓶指甲油,装在透明的方形小瓶子,透过厚厚的玻璃壁,金色的稠厚流体流溢着美丽的光泽。

他知道她误会了什么。

“抱歉,主,我……不擅此道。”他的金色指甲与生俱来,从以人身显形之时已经是这样了,并非她以为的每日特意去妆点,所以——

“这样啊……”她的表情有些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和浅笑,“没关系、没关系,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事,太郎就来帮帮我嘛,你看,本丸可不会有人会比我更笨手笨脚……”

确实,她是个笨拙的孩子,这一点是本丸的每一把刀都很清楚的。在情人节把食谱上附上了精致图片的某种西洋菓子烤成了半焦的苦味物体,那是前几天才发生的事,所有的刀都印象深刻,——歌仙在和她一起清洗烤盘时颇为无奈地劝她“你这笨孩子啊,最好还是适当借一下旁人的手吧”。

现在她很听话地找了旁人协助。

“……是。”说到这个份上,神刀也不知该如何拒绝了。

审神者在他面前乖巧地跪坐,伸出双手摊开了十指。对他来说,那个附着小刷子的瓶盖实在是太小了,惯于挥舞本体刀的手拿着这样细小的东西,真叫他有些忐忑。他也伸出一只手掌,在下方虚托着她纤细的手,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落笔开始涂画时,那无法控制的力度会把她的手按得往下降去。因为太过介意这件事,他非常小心,甚至紧张得第一笔都涂出了那片小小的指甲外面。

“噗。”审神者小小地笑了一声。

“咳,抱歉……”神刀面上微微有些发热。

“没关系啦,已经比我自己涂好太多了。”她朝他摆了摆另一只手。

他定下心来,又仔细地涂了一笔,大概的力度和把稠厚的金色液体均匀抹开的方法,大约已经明白了。第二片指甲,第三片……之后果然越来越顺利了。

审神者双手上的十片指甲,和她的眼睛一样,都变得亮晶晶了。

“谢谢你,太郎。”她笑得眯起了眼睛。

“……”他也笑了笑。

“难得变得这么漂亮了……也让其他人看看吧。”审神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十指,再抬起头时,她的脸上露出了更深的笑容。

“主人?”

察觉到有什么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任性的孩子迅速地起身,跑到贴了符咒的门边,用力地拉开了那扇门,如蝴蝶般飞入了外面深沉的夜色之中。惊骇之下,他握刀追了上去,沿着脚步声远去的方向疾奔而去。

她清澈的笑声在夜风中飘散开来。

“看啊,太郎,是我……我在这里!”她朝着夜色大声呼喊,带笑的声音微微嘶哑,“你能认出我吗?我就在这里,你看,这和你相同的颜色——”她高举起双手,一边赤足奔跑在庭院里,踩过了草地、石板,和硌痛脚底的枯山水。

“主人!”

“快来人,阻止那东西!”

前一刻还处于寂静状态的本丸,突然变得吵闹起来。

“可恶,守夜的人到底在干什么?!”歌仙暴怒且焦急的声音混入了众刀的喝喊之中。

太郎满怀着自责和焦躁在黑暗中循着那幻影般的金色追赶那只不顾一切飞走的蝴蝶,他越过庭院,狼狈不堪地奔向那里,却在追赶上的前一刻停下了脚步。

“太郎,是我啊!你记得我吗?”

狂乱的蝴蝶站在倒映着满天星斗的浅水荷池里,她的面前有一团在不断地变化形状的巨大黑雾,相较于她的狂喜,那东西只是静默地存在于那里,不声不响。

“你看,这样一来,我们的颜色就一样了……”审神者仰起满是泪痕的脸,向那团黑雾伸出了双手,“因为我笨手笨脚的,只能拜托别人……为什么不对我说话?果然生气了吗?……对不起,都怪我太没用,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诡异的夜风摇动石灯笼中的烛火,在它熄灭以前,他看到了她哭泣的脸,和由黑雾凝聚成五指形状抚上了她的脸颊的手……那只手上,有着五片金色的指甲。

“他们不让我做任何事,不让我见你,我明知道你会来见我……我也想见你,一直很想见你!太郎,带我走——”

“主人!”那一瞬间,他不知自己哪里来的魄力,抛去了沉重的本体刀,不顾一切地跨入水池中,紧紧地抓住了她发凉的手。

“放开我!”

“不可以!主人……您……”她挣扎时激起了冰冷的水花,它们落在他的身上,渗透了他的衣物,实实在在地印上了战栗的皮肤。

那团黑雾以金色的眼眸静静地观望着一切,许久之后,她终于挣扎得乏了,那只伸向黑雾的手渐渐垂了下来。

“太郎……”她的眼泪源源不绝地落了下来。

黑雾金色的双眼,也滑下了两点与黑绀色夜空形成了鲜明对比的金色泪滴。随着这两点金漆的落下,黑雾不成形的身躯开始剧烈地涌动,如同一只在作垂死挣扎的野兽。在她尖锐的哭喊声中,它一点一点地变淡,最终完全消融在了夜色之中,消去了踪影。

“太郎——”

她的世界,天崩地裂。

歌仙把晕迷的审神者从他手里抱过去之后,举着火把赶来的刀满怀关切地把他们包围起来,只有神刀孤独地站在原地,背靠着一根廊柱轻轻地喘着气。过了片刻,他才想起来,该去把被他扔下的本体刀捡回来了。

…………………………………

这个太郎是第二振。第一振是婶的恋人,但却在战斗中碎了,变成孤魂野鬼一直在寻找着婶。

本丸的刀为了保护婶而把婶软禁起来,二振太郎刚来本丸不久,其他刀希望婶把恋情转移到他的身上,以此来忘记已经碎掉的那一振,所以大意地让不了解内情的二振太郎去看护婶,结果让婶找到机会溜出去和鬼魂见面了。

鬼魂和婶见了最后一面,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