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GL & BG only
拒BL、拒BL、拒BL

来啊~来玩水枪啊♂

刀剑乱舞同人,太郎太刀x女审神者,补魔梗,H


同人文复健,渣文笔,ooc,请自主避雷


———————————————

夏日炎炎,审神者消极怠工。恰巧这天收到了网购的大批水枪,开箱后她找来了本丸里平日就爱凑热闹的一众大刀小刀,给他们分发“武器”,玩了好一会儿水战。

 

虽然审神者不务正业,到底也算是打起精神来了,放肆玩闹时生动活泼的样子总比恹恹然要好,是以大家都默契地纵容了她。惟有一刃,始终静静地端坐在屋檐下,像具雕像似的,看着她四处奔走,躲避他人的进攻,也寻求着进攻他人的时机。审神者很想忽略他,可大太刀的个子太高大,即使维持着折叠起傲人长腿的含蓄跪坐姿势,存在感也依旧强烈得令人不安。大刀小刀丝毫不给她这个主人面子,群起围攻呲了她一身的水,审神者都快要气死了,最后还是认输退下了“前线”。

 

“您玩够了吗?”太郎太刀抬眼去看垂头丧气的主人。她的衣物湿透了,饶是再宽松的款式,此时也是紧贴着身体,勾勒出女性特有的身体曲线。

 

回答他的是“呲”的一声轻响,和顷刻间渗入皮肤的清凉湿润感。审神者双臂酸软,可还是架起剩下半管“子弹”的水枪,对着眼前一本正经的男人好一顿发射,把他白色上衣的胸口弄得湿答答的,宽阔结实的胸膛都微微透出了一抹温暖的肤色。

 

“还没玩够。”她没好气地说道。

 

水枪吧哒一声从她的松开的双手间掉落下去,透明的圆柱形储水塑料管被摔得脱离了枪体,在光滑的木地板上骨碌碌滚了几圈,无论是圆滑末端通气的细小针孔,还是带着螺纹的注水开口,两头都在往外流着水。

——————————————

后续链接放评论。

圣诞太郎婶后续

刀剑乱舞同人,太郎太刀x女审神者,R十八,OOC


等等我好像……忘了在lofter发那篇圣诞太郎婶后续……当时在微博发了就忘记来这边发了,今天看到评论才想起来……

链接放评论

无机质

刀剑乱舞乙女向,太郎太刀 x 女审神者,碎刀情节注意避雷

……………………

那夜,他为审神者守夜,抱着本体刀靠坐在墙角处,闭上双目把神气分布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以进行警戒。

在意识极度集中又毫无防备的一瞬间,他察觉到有人触碰了他。

“抱歉……”

审神者跪在他的面前,表情有些无辜。她的一根食指轻轻地点在他停放在刀鞘上的那只手——的某根手指的指甲上。因为那并非血肉、骨骼,只是区区一片指甲,不附带触觉……那只是非常轻微的、没有铭记于心的理由的触碰。

“太郎的这个真好看啊。”审神者由衷地称赞,她的双眼闪闪发亮,里面映出烛火摇曳下他反映着微光的金色指甲,“……那个,太郎能帮帮我吗?”她微笑着从身后拿出了某个东西。

即使并非同一时代的产物,但本丸的刀多少能认出一些他们的主人会喜欢的东西。她手上拿的是一瓶指甲油,装在透明的方形小瓶子,透过厚厚的玻璃壁,金色的稠厚流体流溢着美丽的光泽。

他知道她误会了什么。

“抱歉,主,我……不擅此道。”他的金色指甲与生俱来,从以人身显形之时已经是这样了,并非她以为的每日特意去妆点,所以——

“这样啊……”她的表情有些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和浅笑,“没关系、没关系,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事,太郎就来帮帮我嘛,你看,本丸可不会有人会比我更笨手笨脚……”

确实,她是个笨拙的孩子,这一点是本丸的每一把刀都很清楚的。在情人节把食谱上附上了精致图片的某种西洋菓子烤成了半焦的苦味物体,那是前几天才发生的事,所有的刀都印象深刻,——歌仙在和她一起清洗烤盘时颇为无奈地劝她“你这笨孩子啊,最好还是适当借一下旁人的手吧”。

现在她很听话地找了旁人协助。

“……是。”说到这个份上,神刀也不知该如何拒绝了。

审神者在他面前乖巧地跪坐,伸出双手摊开了十指。对他来说,那个附着小刷子的瓶盖实在是太小了,惯于挥舞本体刀的手拿着这样细小的东西,真叫他有些忐忑。他也伸出一只手掌,在下方虚托着她纤细的手,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落笔开始涂画时,那无法控制的力度会把她的手按得往下降去。因为太过介意这件事,他非常小心,甚至紧张得第一笔都涂出了那片小小的指甲外面。

“噗。”审神者小小地笑了一声。

“咳,抱歉……”神刀面上微微有些发热。

“没关系啦,已经比我自己涂好太多了。”她朝他摆了摆另一只手。

他定下心来,又仔细地涂了一笔,大概的力度和把稠厚的金色液体均匀抹开的方法,大约已经明白了。第二片指甲,第三片……之后果然越来越顺利了。

审神者双手上的十片指甲,和她的眼睛一样,都变得亮晶晶了。

“谢谢你,太郎。”她笑得眯起了眼睛。

“……”他也笑了笑。

“难得变得这么漂亮了……也让其他人看看吧。”审神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十指,再抬起头时,她的脸上露出了更深的笑容。

“主人?”

察觉到有什么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任性的孩子迅速地起身,跑到贴了符咒的门边,用力地拉开了那扇门,如蝴蝶般飞入了外面深沉的夜色之中。惊骇之下,他握刀追了上去,沿着脚步声远去的方向疾奔而去。

她清澈的笑声在夜风中飘散开来。

“看啊,太郎,是我……我在这里!”她朝着夜色大声呼喊,带笑的声音微微嘶哑,“你能认出我吗?我就在这里,你看,这和你相同的颜色——”她高举起双手,一边赤足奔跑在庭院里,踩过了草地、石板,和硌痛脚底的枯山水。

“主人!”

“快来人,阻止那东西!”

前一刻还处于寂静状态的本丸,突然变得吵闹起来。

“可恶,守夜的人到底在干什么?!”歌仙暴怒且焦急的声音混入了众刀的喝喊之中。

太郎满怀着自责和焦躁在黑暗中循着那幻影般的金色追赶那只不顾一切飞走的蝴蝶,他越过庭院,狼狈不堪地奔向那里,却在追赶上的前一刻停下了脚步。

“太郎,是我啊!你记得我吗?”

狂乱的蝴蝶站在倒映着满天星斗的浅水荷池里,她的面前有一团在不断地变化形状的巨大黑雾,相较于她的狂喜,那东西只是静默地存在于那里,不声不响。

“你看,这样一来,我们的颜色就一样了……”审神者仰起满是泪痕的脸,向那团黑雾伸出了双手,“因为我笨手笨脚的,只能拜托别人……为什么不对我说话?果然生气了吗?……对不起,都怪我太没用,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诡异的夜风摇动石灯笼中的烛火,在它熄灭以前,他看到了她哭泣的脸,和由黑雾凝聚成五指形状抚上了她的脸颊的手……那只手上,有着五片金色的指甲。

“他们不让我做任何事,不让我见你,我明知道你会来见我……我也想见你,一直很想见你!太郎,带我走——”

“主人!”那一瞬间,他不知自己哪里来的魄力,抛去了沉重的本体刀,不顾一切地跨入水池中,紧紧地抓住了她发凉的手。

“放开我!”

“不可以!主人……您……”她挣扎时激起了冰冷的水花,它们落在他的身上,渗透了他的衣物,实实在在地印上了战栗的皮肤。

那团黑雾以金色的眼眸静静地观望着一切,许久之后,她终于挣扎得乏了,那只伸向黑雾的手渐渐垂了下来。

“太郎……”她的眼泪源源不绝地落了下来。

黑雾金色的双眼,也滑下了两点与黑绀色夜空形成了鲜明对比的金色泪滴。随着这两点金漆的落下,黑雾不成形的身躯开始剧烈地涌动,如同一只在作垂死挣扎的野兽。在她尖锐的哭喊声中,它一点一点地变淡,最终完全消融在了夜色之中,消去了踪影。

“太郎——”

她的世界,天崩地裂。

歌仙把晕迷的审神者从他手里抱过去之后,举着火把赶来的刀满怀关切地把他们包围起来,只有神刀孤独地站在原地,背靠着一根廊柱轻轻地喘着气。过了片刻,他才想起来,该去把被他扔下的本体刀捡回来了。

…………………………………

这个太郎是第二振。第一振是婶的恋人,但却在战斗中碎了,变成孤魂野鬼一直在寻找着婶。

本丸的刀为了保护婶而把婶软禁起来,二振太郎刚来本丸不久,其他刀希望婶把恋情转移到他的身上,以此来忘记已经碎掉的那一振,所以大意地让不了解内情的二振太郎去看护婶,结果让婶找到机会溜出去和鬼魂见面了。

鬼魂和婶见了最后一面,消失了。




愛と欲望の日々.2

很久以前的那个→大太兄弟x婶《愛と欲望の日々》的后续。

大太兄弟x婶,OOC,H,3-P注意避雷。

————————————

她没能出言抗议,因为无论她转身躲向哪一边,甚至只是别开头想喘一口气,还是很快就会有温暖湿润的双唇重新贴上来和她亲吻。一半引逗,一半强迫。


完整版链接放评论

愛と欲望の日々

禁止转载。


@墨沙墨墨籽 漆酱,我写完啦……(吐魂)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人,太郎太刀x女审神者x次郎太刀。

本篇R-18有肉,3p。OOC,玛丽苏,渣文笔一个不落,兼且作者三观奇歪无比,敬请自主避雷。言尽于此,如果还有人声称被雷到,作者不负任何责任。

……………………

男人宽大的手持着酒盏递上前来,与坐在她身后把她环抱在怀里的另一个男人碰杯。金色的指甲与深沉的黑漆酒盏对比如此鲜明,她的视线不自觉地追随着他的手,直到他把酒盏收回去凑到唇边,和指甲同样色调的金瞳一下子夺去了她的视线。

无言的对视仅仅维持了一两秒钟,对方垂下眼帘,认真地喝下那盏酒。在他重新抬起眼以前,她已经假装不经意地望向了别处。

“哈哈,主也想尝尝酒的滋味吗?”倒是一直坐在她身后的次郎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一一他的个子很高,眼下正对着她的头顶,虽然热衷于与坐在对面的哥哥对酒闲谈,但还是把怀中人微小的动作尽收眼底。

“不用了,我喝这个就够了……”她连忙把装着果汁的杯子捧起来喝了一口,生怕自己看起来像是嘴巴闲着会引起别人劝酒兴致的样子。

“次郎,吓着主了。”坐在对面的男人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摆在地板上的一小碟点心推到了她的面前。

“才不会吓着,人家和主关系已经很好了~对吧,主?”次郎弯腰去取点心,顺便用胸膛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背部以示亲昵。拿在手里的点心喂到她的嘴边,以手感判断她有咬过以后,他把剩下的那一半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又不是大哥,来得晚还总是摆着张一本正经的脸,我们的主可是担心了很久呢。”

“次郎!”

“啊痛!”手背被掐了一把,次郎疼得龇牙咧嘴,幸好还没喝得太多,不然可要抢救不及把手上捧着的酒往她身上倾倒了。

“担心?”太郎挑高眉毛,看了看满脸愁苦不停甩手的弟弟,又看了看栖在弟弟腿上的少女,后者刚刚迎上他的视线便低下头去喝果汁,透过无法形成有效遮蔽的玻璃杯,隐约可以看见她的脸色微微发红。

“为什么不准人家说啦?”次郎自然对她的忧虑了然于心,但这会儿见她急于掩饰,便忍不住想继续逗弄她,“主是在担心大哥不喜欢自己啊,之前还找人家哭诉来着……呃!”腹部又遭一记肘击,这回他是真的疼得对炸毛猫咪似的主人心生一点敬畏了,“不说了、不说了,总之主应该自己问问大哥才对。”

手里那杯掩饰作用更甚于饮用的果汁被抽走,身后那个絮絮叨叨的家伙十分突然地推了她一把,一一方才的话题已经让她羞耻得不敢见人,情绪难免有些紧张,这个时候被推得身体不受控制迎面撞入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实在是被吓得不轻。

坐在那一边的太郎怎会料到弟弟会有这种轻率的举动,手里的酒盏来不及放下,冷不防被少女扑了一下,酒水漱漱全浇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次郎。”他皱起眉,用不甚赞同的表情扫了一眼举着双手装出无辜样子的弟弟。

少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从男人宽厚的胸膛上抬起头,摸了摸撞得有点发疼的鼻子,见了他薄唇紧抿的样子,以为他为衣服被酒淋湿的事感到不快,一度难为情得手忙脚乱只想赶紧逃开。

一一如果那时候能够逃开,大概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
后续链接放在评论里。